進入內容區塊

新北市新店區公所

新店新聲音

  • FB
  • Plurk
  • 友善列印
  • 字級設定:
  • 小字
  • 一般
  • 大字
2020五感體驗:安坑Podcast EP4
  • 發佈日期:2021-08-20
  • 發佈單位:新店區公所
  • 類  別:新店溪遊記>新店新聲音
  • 副標題:安坑的茶、農產品跟太平宮
  • 詳細內容:
  • 本集主題:安坑的茶、農產品跟太平宮
    本集主持人:陳明珠
    本集來賓:張柏勳



    【EP4內容】

    Jingle ♪~
    阿雯:Hello, 大家好歡迎收聽安坑Podcast ,我是這一集的主持人阿雯,我是內心有機農場的農婦。跟大家簡單介紹一下,我們內心有機農場是在新店往坪林的方向,是在地的農場。今天很榮幸呢,就是邀請到張柏勳老師來跟我們聊聊安坑的大小事。老師好!
    張柏勳:你好!

    阿雯:那因為我是農婦嘛,然後我們農場就是也是供應就是新店在地的居民有機蔬菜,那我常常送菜的時候我就會開車在新店安坑大街小巷上面跑。那其實也是送菜到安坑,我都沿路看到,就是現在有一些很漂亮的社區阿,就會想:哇!這裡這麼漂亮!那像我們農場以前是種柑橘和茶,比如說就是送菜的時候看到那麼漂亮房子的風景,就會想以前這裡也是這麼多的房子嗎?還是說,它以前都是樹嗎?還是說,它有種些什麼樣子的作物,都是一片樹林嗎?不曉得老師…?
    張柏勳:阿雯觀察細微齁,然後想像也很符合邏輯。其實我們講說,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讓我們的先民移到安坑來的時候,看到這一片山,他當然會想辦法從這山裡面來取得。那最早期假設在不種植的情況之下,最有名的那個物產就是樟腦,所以也就是從那個天然野生的樟樹裡面去取那個樟腦。可是到了進入農業的時代以後,山區的大部分的物產,剛剛好,你講的兩樣東西都對。啊,剛好安坑的山坡地有兩項重要的物產,一個就是柑橘,一個就是茶葉,這個最適合山坡地種植,因為它需要比較好的排水性,可以減少它的病蟲害。所以尤其是茶葉,在日治時期的後面階段,台灣的茶葉是一個很重要的出口項目,在迪化街那邊真的是茶商雲集,對大稻埕那邊。然後很多的外國的商社會來買這些(茶葉),尤其是歐洲國家興起那個喝下午茶的風潮,那它需要的那個紅茶或是花茶,很多都會從台灣這邊輸出去,所以台灣那個時候的茶葉就已經有行銷全世界。那個時候因為我們這個台北市的南邊,這一帶就包含安坑啦,包括你剛剛提過的像北宜公路啦,或是像木柵石碇啦這些地方,因為他的山坡地的排水都蠻適合茶葉的生長,所以都是大片的茶園。所以茶葉一直都是早期安坑的的重要物產。大概民國六十幾年到七十年代左右,第一個是茶葉的外銷,當然已經它還是沒有那麼...,就是說久了,已經開始被東南亞或是中國的茶葉(傾銷),已經沒有辦法競爭,因為台灣的人工比較貴。第二個就是土地的利益已經高過茶葉的利益,拿來蓋房子比較划得來。所以房子才在那個時期,才慢慢…。

    阿雯:就出現了,就變成現在我們看到很多漂亮房子的地方,那我們現在安坑已經沒有人在種茶了嗎?
    張柏勳:現在其實還是有。我稍微講一下安坑的茶葉,就說其實安坑的茶葉就是北部的茶的一部分。就是我們北部我們講茶葉,現在大家都知道說烏龍茶,烏龍茶主要種在台中南投這一帶,或是像這個阿里山上就是烏龍茶、高山茶類的,那另外一個系列就是所謂的北部茶。 那北部茶最有名的當然就是像文山包種茶或是鐵觀音之類的茶葉,他們兩個最大特點,很容易認出來哦,就是烏龍茶是捲起來的。包種茶是細細的一條一條,條狀的。是兩個茶葉,生產製作方式,揉茶的方式不一樣,所以以北部茶為主。那北部茶,現在大家最清楚的,當然就是最有名的,當然是坪林的茶,對不對,因為它的海拔更高一點,所以它會產出香度更濃的茶葉。那相對之下像安坑啦,或是像這些比較平地的地方,一般人認為就說它的茶葉的喉韻就沒有那麼好啦。所以這個茶葉就,在台灣的茶葉從以前的外銷茶轉型成這個所謂的手工茶以後,那安坑的茶葉就不那麼有名,所以大部分的茶園就荒廢掉。不過目前來講,還是有小批的茶園。在安泰路裡面,大概還有幾甲地的茶園。種茶的有一些是因為他們手工非常好,所以他種的有機茶葉還可以拿到新北市的金牌
    阿雯:喔真的嗎?
    張柏勳:它還是有那個(好品質)。只是說,產量上來講實在是沒有辦法,比較少,對那個量都少一點。

    阿雯:像我們山的這邊,就是我們(內心有機農場)這裡。我們是在雙坑里這邊,然後我們這邊也其實還有一些就是天然的茶園,那我在就是從農之後啦。就好奇我們那邊的故事,也是查到,欸原來新店我們那個雙坑裡,還有個種茶得神農獎的。然後他們家也是姓王,嘿,安坑以前就是種茶的,然後做茶商的。他們就是源遠流長,還是說大家互相有緣,看一些資料的時候....
    張柏勳:好,這個我知道安坑有幾個很有名的,做茶起家的人齁。那最有名的當然就王水柳跟他弟弟,就是這個王姓的家族,但是我要先講一下齁,其實種茶是不得已的。種茶很辛苦。第一個你一定是分不到平地,你到山裡面地去。就是一開始就輸人家,就是如果你當初很有錢,你一定買地,一定買在平原。怎麼會在山裡面種茶呢?那第二個就是它是辛苦的工作,因為茶葉是很費工的,要背重之類。那王水柳他們的爸爸是安坑這邊的佃農。地還不是他們的,他而是幫別人家去負責收成茶葉。那個這個收成賺的工錢還不夠養活自己的小孩,所以王水柳跟他弟弟還未做收茶葉工作,是小時候就當童工派到那個阿里山。阿里山不是有森林鐵路嗎?要有人去填那個火炭,填那個媒,他就去負責鏟煤。這是一個很辛苦的童年背景這樣子的起來,那只是說到後來茶葉的需求比較高的時候,他們才回到故鄉來幫忙。比較稍微有生意頭腦,就是說,欸與其我自己種不如我來收集大家的茶,幫大家把這些茶葉收集起來,送到那個大稻埕迪化街去交給那些茶商,就開始這樣子從事這個行業。齁那當初聽他們後代在講這個,到了大稻埕去,人家那邊都是大茶商,去的話要體面啊!我們在鄉下採茶的時候是捨不得穿鞋子,因為鞋子會怕磨損,所以就是真的這樣揹著茶,然後打著得赤腳,掛個一雙鞋子捨不得穿,然後從新店就一直走走走,走這個現在的羅斯福路一直走,走到公館,進到台北對不對,走到公館再把鞋子穿上去,。才能去交那些茶葉,才不會讓人家看不起。他是用這樣的一點一滴的努力,那剛好也碰到這個時機。再來就是說,因為他做事情很講信用,所以後來很多人就把這個茶葉都交給他去賣,他就慢慢從茶農的身份就轉變成了一個茶商,到了茶商的階段。甚至到後來,他們也在這個迪化街開了一個叫做,誒搞不好跟你名字有點像,他叫文山茶行,對他跟你們有點像。所以他就開了文山茶行,然後後來因為在他們的經營的階段裡面齁,經歷了二次大戰的末期。你知道二次大戰末期,日本是受到國際制裁的,對他們有一些貨運不能下到其他的國家,所以他們就組了一個這個茶商工會。有很多的事情必須跟日本政府去折衝說,我要怎麼樣子做,然後我要怎麼樣確保我們這些茶商的權益。所以包括他,包括他的弟弟,後來在這個茶葉公會裡都扮演著很重要角色。

    阿雯:老師剛剛說提到,就是這個王水柳先生嘛。那其實我們送菜路線也會經過,就是新店、碧潭那附近。然後橋那邊有一個空軍公墓,那附近我很好奇,它有一個很大很大的廟,叫太平宮。那太平宮的故事裡面也有提到這個王先生。我覺得,這王先生對我們安坑人真是神通廣大。怎麼會這個王先生跟太平宮有關係,太平宮又是一個什麼樣子的地方?
    張柏勳:OK好,我稍微講一下太平宮。太平宮主要是供奉開漳聖王,開漳聖王是一個地方神,是漳州人,是福建漳州人的一個地方神。陳元光的父親當初被朝廷派到漳州去,負責當初有維持這個開墾地方的一些功勞,他的父親過世他才接掌以後,他也對地方很有貢獻,後來(陳元光)死後就被奉為開漳聖王。那但因為安坑的很多開墾先民是漳州來的,所以他們就把這個開漳聖王也迎到了安坑來這邊供奉。大概在光緒六年吧,這個我們的安坑郡開闢完成,安坑開始有這個水田的灌溉,大家的物產就比較豐富。那當我們的生活比較好的時候就會是怎麼樣,我們就會感謝老天的爺幫忙。所以當地的人,大家就共同買下了,現在你講的那個太平宮附近的田產,然後那就蓋了太平宮來供奉開漳聖王,就作為當地的一個信仰中心。那開漳聖王是一個傳統信仰,那然後為什麼跟王水柳會扯上關係?就是說,第一個王水柳當然是,當初就已經是事業有成,所以他就是當地的一個德高望重的人。蓋廟都需要地方捐獻,王水柳就是一個很重要的一個捐獻者。第二個就是說,當台灣被割讓給日本以後,日本有一段時間開始,希望台灣人要改成皇民化,就是不要在信這個傳統信仰。他就可以去信那些日本的神道,所以他們把太平宮的後面的地盤強徵,不用買了,強徵下來就蓋了文山神社。前面這一塊就是希望他們把這個廟禁止掉,不要再拜開漳聖王了。

    阿雯:這對王先生他們家應該...。
    張柏勳:不是對他們家,是對我們當地人,當地人的信仰來講一個很大衝擊。那王水柳那時候作為一個管理人,他們就出來協助,就是說去跟日本政府去周旋說,那這樣子好了,我們把這個廟的主神改成觀世音菩薩齁,然後把廟改名叫碧潭寺,這樣可不可以。因為日本的神道裡也有觀世音菩薩,所以日本就覺得這 ok, 所以這個太平宮被保護下來了解救,所以那段時間就被保存下來。就叫做以碧潭寺的名義,然後拜這個觀世音菩薩的名義就被保存下來。然後一直到了那個台灣光復以後,台灣光復後的幾年來,大概在民國三十八、九年的時候,這個國民政府撤退來台灣,帶來了很多軍隊,軍隊剛到台灣的時候,沒有地方可以紮營。看到廟是最好的,就是把廟佔用下來,就住在廟裡面。

    阿雯:也是一種強徵是不是?
    張柏勳:是是是,所以那時候王水柳就繼續扮演一個管理人跟溝通者的角色去跟這些軍人談說,後來大概隔年才把這些軍人給請走,然後把廟恢復。後來又協助去募款,把這個廟,因為最早的廟通常都是土石啊,不是現在這種宏偉的建築,都是比較簡單的材料,那現在看到的是鋼筋,水泥。應該是在民國五十幾年、六十年代才重新改建,對。

    阿雯:那太平宮現在有什麼特別的?
    張柏勳:太平宮現在喔?現在是這樣子。就說,太平宮的門口有兩個石雕,聽說石雕價值好幾億,都沒有人去偷!

    阿雯:因為我們不知道啊。老師你現在講了,我才知道欸!哈哈,好幾億?為什麼呢?
    張柏勳:就是太平宮當初啊,我剛剛講說八姓人家買了一個廟產對不對,就把這個太平宮蓋起來。以前廟是不能只蓋廟而已啊,你旁邊還要有田產收租,才有香火錢的由來啦。所以廟產跟廟,廟產會很大,廟只是其中一部份。那廟產就是一個田地,就是它的後方。後來日本人來了齁,不是就把那些,後面的土地就強徵去做文山神社嘛對不對,那沒有給錢嘛。好,那沒有給錢。後來日本戰敗離開了嘛,國民政府來了對不對,那這塊地有沒有還給太平宮?

    阿雯:應該沒有了吧,他不是就強徵去了嗎。
    張柏勳:就沒有,就沒有還給太平宮。就把它想說欸那邊剛好本來是一個神社嘛,剛好台灣那時候在兩岸的對峙當中,我們需要一個象徵勇敢、忠誠的地方,所以那個地方原址就蓋了碧潭空軍公墓,所以就我們現在講的,空軍公墓,那個地方就做成了公墓。可是那個時候,在這個原來文山神社的鳥居,就是大門進去那個…鳥居的下方有兩隻雕像,這兩隻雕像啦、我們也不知道他是什麼東西,因為他不是獅子,但是跟我們的空軍公墓要的格調是不符合的。

    阿雯:對啊,空軍公墓很專業誒。
    張柏勳:就把它送給太平宮去保管這樣子,對,久而久之就算了,就給了太平宮。太平宮就把它放在它的現在進去的門口,在大獅子旁邊還有兩隻這種小的雕像。那你的土地沒有還給我,現在那塊土地可能價值十億、二十億。所以算算一隻十億。

    阿雯:哈哈哈原來是這個樣子。
    張柏勳:所以那兩隻獅子,因為你把整個地都給政府拿走了,結果政府就還你一對石獅,那不是石獅子。那個東西齁,它有個名稱特別難念。我也不知道正確發音怎麼樣,但是用白話講,就叫做要高麗犬,韓國狗。

    阿雯:高麗犬,對啊韓國狗很忠心的那一種。
    張柏勳:高麗犬聽說,有一點歷史歧視的味道,就是說,日本因為韓國有一段時間是被日本佔領。那日本人喜歡在他們一些重要的建築的門口放兩支高麗犬,幫他們看門,對,這所以有一點對他它的殖民地的人是比較歧視的。

    阿雯:所以放了那個其實是高麗犬。
    張柏勳:對對對是高麗犬。那現在這兩支高麗犬還在,但是如果要去講究這裡淵源的話應該,如果我是太平宮的管理者哦,我就會把這兩隻狗賣回去給中華民國政府。

    阿雯:換錢,比較實際的。好那你剛剛有講到空軍公墓啊,其實在新店來來回回,就是也晃了好幾年。我覺得很好奇。空軍公墓是一個很奇妙的存在,它在其實還蠻靠近那附近有大社區,飯店,為什麼空軍公墓會在我們新店?
    張柏勳:應該這樣子講,空軍公墓的時間比其他社區早,所以你不能說我現在坐在這裡?為什麼這裡擠了一個公墓,是你們後來搬來的好不好?不過我要從另外一個角度去談,這是太平宮的人跟我講的,我覺得很有意思。他說哦,我們講開漳聖王原來是漳州人的專屬的神,對不對,所以它是不保佑別人的嘛,應該是只保佑我們漳州人對不對?可是現在漳州人,其實我到了新店街去吃東西的時候,他就看到店裡面也有漳州,開漳那個太平宮的廟旗啊,就表示,它是泉州人也保佑了,漳州人也保佑了。它已經不分大小,不分種族都保佑對不對。而且這幾年來,雖然傳統信仰當然隨著物換星移,有比較式微。可是太平宮的香火一直很旺盛,即使到現在都很旺盛。農曆二月,對他的開漳聖王巡狩,或是他的那個媽祖熱鬧哦,參與者都非常高。那在這種情況之下,大家就會講說誒,為什麼?因為廟一定是神明很靈。

    阿雯:有靈有驗,人才會拜。(台語)
    張柏勳:對才會來拜,那為什麼開漳聖王很靈誒?他的那個廟祝就跟我講,別人的神明對不對後面的兵將,要騰雲駕霧對吧(丟謀)。我們後面的兵將有一千多個都是開戰鬥機的。

    阿雯:哈哈哈,空軍公墓就在後面。
    張柏勳:對,所以開漳聖王後面的這些兵將,後來我也講說,其實這是一個族群歷史的融合,一個很典型。就是說當年他們不知道為什麼會被擺在同一座山頭對不對,這些人這些空軍英雄,其實彼此都不見得認識,然後都分散的來自中國各省,然後莫名其妙來到了台灣。因為被歷史因素結合到台灣,這中間還曾經發生過這個太平宮的山頂上,還發生過漳泉械鬥。所以有漳州人、泉州人死了很多人,還有這個當年的原住民的出草也在這裡發生過喔。還有這些空軍的英雄們還有這些日本時候的神社裡面的神。這些所有來自各方可能不相干的神或鬼,就匯聚在這個山頭。現在大家一定是融合了嘛對不對,融合起來就變成一個很大的力量。所以不管你是種田的,你是就做生意的,它都有辦法保佑到。因為裡面什麼樣的人都有,各種族來自各省都有這樣子。所以為什麼太平宮現在還是很靈驗,真的是。這是他的說法,然後我覺得很有意思,真的很有意思。

    阿雯:我覺得今天老師跟我們分享這一個從這個安坑的茶人王水柳,我覺得這個王先生他有一個就是為國為民的這種精神。然後其實大家在做的事情,其實就是為了大家好,他關心這個地方鄉土的事。那剛好老師剛剛有講到說,像不管是空軍啊,還是漳泉械鬥啊,不管大家是怎麼樣,可能因為有一些不同的立場,在當下有一些衝突。可是隨著時間物換星移之後,其實是因為有這些先人們的努力,那讓我們現在看安坑很多的,不管是漂亮的房子啊,還是有很多覺得到現在都還有存在的古老的產業啊,甚至是寺廟的信仰啊,或者是我們住在安坑土地上的人,大家都會因為這樣子覺得就是生活很豐富很多彩多姿。謝謝老師跟我們分享安坑的小故事,然後也謝謝聽眾的收聽,我們下次見!

    Jingle ♪~

    時間:2020新店溪遊記-五感體驗
    單元:安坑Podcast
    每集主持人:1陳明珠、2陳怡霖、3楊正晞、4謝怡雯、5李易璁、6廖梧佑、7洪子詒、8蕭百瑜、9劉華欣、10王怡文
    撰稿.受訪者:張柏勳

相關附件
相關圖片
瀏覽人次:144 人 更新日期:2022-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