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內容區塊

新北市新店區公所

新店新聲音

  • FB
  • Plurk
  • 友善列印
  • 字級設定:
  • 小字
  • 一般
  • 大字
2020五感體驗:安坑Podcast EP2
  • 發佈日期:2021-08-20
  • 發佈單位:新店區公所
  • 類  別:新店溪遊記>新店新聲音
  • 副標題:新店有座和美山
  • 詳細內容:
  • 本集主題:新店有座和美山
    主持人:怡霖
    來賓:張柏勳



    【EP2內容】
    Jingle ♪~
    怡霖:大家好我是今天的主持人怡霖,然後這邊是我們的新店安坑文史節目。剛剛那首歌聽到的歌就是來自我本人的創作,這一集,應該說這一系列的節目是非常的特別,因為我們邀請到,就是坐在我身邊的《安坑有好報》的總編輯,同時也是對我們玩具槍非常有研究的張柏勳老師。
    張柏勳:大家好!
    怡霖:歡迎老師,老師會跟我們介紹這一系列有關安坑文史過去背後的一些故事,今天非常開心能夠邀請老師跟我們分享,那其實我是從四年前來到台北工作,在台北是一個社會新鮮人的角度去看這一座城市(新店安坑)這樣子,就是想問老師,你平常會爬山嘛?
    張柏勳:會啊。
    怡霖:會爬山,最近爬哪座?
    張柏勳:最近哦,好像是叫做…。
    怡霖:枕頭山。
    張柏勳:不是不是,哈哈哈,那個人家帶我去的,昨天才去的,在基隆的那個,叫什麼,湖什麼山。
    怡霖:茶壺山
    張柏勳: 白米甕砲台那邊。
    怡霖:哦~老師我昨天也去爬山,我爬了我們新店很有名的一座山就是和美山。和美山也是我來臺北爬的第一座山,但是因為當時的契機就是蠻特別的,因為剛好認識一個在安坑在地的一個朋友,然後她當時跟我說欸,現在四五月份,和美山有一個很專屬它的活動,就是賞螢季,所以在因緣際會下就到了和美山去看一下螢火蟲。其實我想跟老師聊聊,就是有關新店左岸和美山還有旁邊的一些像灣潭的這些景點的一個部分,那我那時候還蠻好奇的,就是和美山,為什麼會叫和美山,就我所知,就是彰化市有個地方,也是叫和美。
    張柏勳:所以很好玩齁,就是我們在新店在碧潭旁邊的一座山,然後取了一個彰化的名字。
    怡霖:是。
    張柏勳:那的確他這件事情是跟彰化有關係。我先講一下,安坑是一個山谷,其實很多座山,北邊有這個南勢角大尖山系一直接到土城三峽這一帶。那南邊的是整個大雪山的一些支脈,也是一路通到三峽,他們到快到三峽的時候才漸漸合攏起來。那在靠近新店溪,它就是變成一個比較開闊,那夾起來就變成一個三角形地帶。那和美山是屬於它南側這邊山,最靠近新店溪的最旁邊的這座山,叫做和美山,他的北邊就是我們的安坑比較平原的地帶,南邊有另外一個像半筒型的土地叫做灣潭。中間就隔了一個和美山,因為它跟旁邊碧潭的水面有相當高的高低差,所以如果你去爬山的話,你會看到旁邊有很多像峭壁一樣的東西,就像所謂的小赤壁湖的感覺、很筆直的那種懸崖。
    怡霖:新店小赤壁。
    張柏勳:對對,所以這是一個和美山的一個特色,那為什麼它會叫做和美山?和美山在早期這個農業時代來講,就是說,安坑裡面的山區基本上是比較有利用價值,因為它可以種竹子啦,種這個相思樹啦,或是說它是有產物的。那和美山這個地方,它可能地勢比較陡峭一點,所以其實比較少聽說它有什麼重要的農業產物。不過,和美山的部分,它的下面的土地層裡面,蘊藏著煤礦,那這個煤礦是整個景美山礦脈裡面的一部分,雖然跟世界主要產煤國家,那個量是不大,不過在以前來講,在任何資源都不可以浪費的環境之下,這個煤礦還是很值得開採。所以大概在日治時期,就開始有這個煤礦的開採,煤礦是這樣的,我們開採煤礦不是買一塊地開礦,地是不用買的。地是國家的,或是誰的,你是去跟政府或是它的所謂的(主管機關),像台灣,現在也有叫礦業司,就是你去跟他申請一個採礦權,說我要在這裡的地底下挖什麼東西?這個開礦權是十年或二十年之間,那這個和美山這一帶就是景美煤礦的一個礦脈,找到裡面會有蘊藏煤礦,所以日治時期就有在開礦,那這個礦權就是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轉手,就是有人挖了,覺得他賺夠了,或是他覺得不好挖了,他就把這個權利賣給別人,它經過很多次的轉手,然後一直到民國大概三十七年的時候,有一位從彰化過來的煤礦主,叫林秀卿。他就買下了,從日本人手裡買下了這個礦權。
    怡霖:所以他是彰化和美人。
    張柏勳:對,他是彰化和美人,所以他就把這一個煤礦的名稱改名叫做和美煤礦。那上面那座山,因為以前來講,這個是公家的山,所以大家就習慣改稱它叫做和美山,那在成為和美山之前,那這個山應該叫做大畚山。
    怡霖:笨是笨蛋的笨嗎?
    張柏勳:誒你怎麼罵人啊,是因為它長得很像一個畚箕啦。其實很多山都會長的很像畚箕,像阿里山也有一個「畚箕」湖,就是一個山然後他是山谷看起來像一個畚箕,所以他就叫「畚箕」湖。後來就衍伸變成奮起湖。
    怡霖:就諧音這樣子。
    張柏勳:那和美山應該以前叫做大「畚」山(台語),後來就,大家就喊喊喊,就變成大笨山。
    怡霖:好有趣哦。
    張柏勳:然後後來開了煤礦以後就…。
    怡霖:就是用和美。

    張柏勳:對,這個名字,因為它聽起來比較好聽。
    怡霖:那我很好奇,因為在日治時期,當時候煤礦是蠻興盛的吧?因為他們要就是從新店的左岸到新店的右岸,對岸那邊有一個新店街的時候,他們是怎麼樣去運作這個煤礦。它那時候還沒有建橋嘛。
    張柏勳:應該這樣子講好了,就是說,其實所有的山區這個新店南邊的這些山區都有煤礦的開採,其實煤礦是一個很普遍的物產,包括土城,那包括這個只要山區裡面都會有煤礦的開採。所以這個台灣採煤的歷史相當久。那和美山這邊的採煤,他有一個比較難得。就是說,因為和美山本身是一個比較獨立的地方,因為它旁邊就是一個碧潭,所以它遭到人為的破壞比較少,沒有什麼房子蓋在那邊,那再加上上面的土地是林務局的,所以就沒有被一大堆建築物掩蓋掉,另外一個煤礦,比如說叫青山什麼煤礦,忘了,他就在青山鎮裡面啊,那青山鎮蓋起來,沒有人會想去體驗提煉煤礦,對不對,所以就沒有了。因為和美山放在那邊,看起來蠻好聽的,所以和美煤礦就變成一個大家會去參觀。那和美山的煤礦一直到現在,當初的那個洗煤場,就是煤材出來,出礦坑以後,要有一個地方整理,要把裡面的土啊,洗掉以後才能夠運。然後包括煤材好以後要運到對面萬新鐵路的火車站,去上那個火車,那怎麼過去呢?就要從新店溪的左岸要上船,平板船,然後送到對岸,運到對岸,然後再運到火車上去,那些碼頭的那個位置都大都還留著,包括出坑口,還有那個牽引機的那個平台都還保留著,所以這是比較難得啦。就是說,這個到現在。
    怡霖:歷史的足跡都還是在。
    張柏勳:對對,你如果去爬和美山,你甚至會經過一個小聚落,它有一點點,像那個…。
    主持人:九份。
    張柏勳:對,很像,但是規模小一點而已。有小九份之稱。這就當初的礦工聚集形成的一個工寮。
    怡霖:那邊算是一個宿舍的那種形式,概念,它房子都蠻接近的。
    張柏勳:對對對對,基本上大概都差不多這樣子,你說,是礦主去蓋的或是說是礦工自己搭的寮房來住,這個不知道啦。但是通常來講,在一個生產基地的旁邊,都會有這些當初工作的人員的居住區,對。
    怡霖:那想問說,因為它那邊呃,老師剛剛提到,就是我們要把煤礦再載到對面,它其實是有很多個渡口的嗎?還是說在當時候是那個渡口的方式是怎麼設計的?
    張柏勳:應該這樣子講啦。就是說,如果你從空中去看新店溪,新店溪在於進入新店,就是過了龜山以後,它其實是彎來彎去,對還有一個彎成一個直潭,又完成一個灣潭嗎,然後到了碧潭,這邊又囤了一灘水對不對,所以他是彎彎曲曲的。那彎彎曲曲的時候,以前的人在走路,如果你是沿著岸邊走,你要繞很大的一個圈。那比較簡單的方式,當然就是碰到河就坐個船。那就可以拉一個直線,所以以前來講,從這個碧潭往上,大概有九個渡口、新店渡啦,灣潭渡啦,直潭渡啦,就一直往上面去,有很多個渡口。不過,基本上這些渡口都跟煤礦較沒有關係,就是人員交通跟農產品要運到街上來賣的時候,走的那個路線,因為走的就是那種一般的人工擺渡、手搖(船)的那個。
    怡霖:是是是。
    張柏勳:那我們剛才講的那個煤礦齁,他那個是直接的載煤的船,就是這東西就是煤礦。
    怡霖:另外一個通道。
    張柏勳:煤礦場。然後,他就在大概現在新店渡口,如果你不想過去的話,就是比較靠近這個渡口的往山的一點點它有一個平台,這東西他也不是一擔一擔挑下去的。他是有一個…。
    怡霖:運輸通道。
    張柏勳:對,運輸通道,然後讓它滾下去,或是滑下去。
    怡霖:比較省力。
    張柏勳:然後就灌在那個船上。就用人力再把它拖到對岸去,然後從對岸拉到火車站去上火車這樣子。
    怡霖:那在那個剛剛提到渡口的部分,因為其實我昨天有去體驗了一下那個渡口,那我就發現欸,我們現在好像現在變成從九個渡口變成現在剩下一個,那就是也是蠻特別的一個那個特色。這樣子所以以前的安坑人如果要到對岸,就是要靠那個渡口,在還沒有建橋的時候。
    張柏勳:要重新回來講,安坑的上圍,就是說,如果我們今天講的是和美山在更南邊像灣潭這邊的人,你如果有到灣潭去,那灣潭是一個本身是半隔絕的狀態,因為他的一側是那種和美山系,然後以前路還沒有通的時候,其實是很難通行的,那另外一邊就三面被新店溪包圍,所以他去哪裡都要坐船,所以那個時候當然渡口對於住在灣潭或是住在和美山這一側的這些人來講是很重要的,因為不管他從屈尺過來的人經過灣潭,或是從灣潭要到新店街的就要坐船。可是如果是處於傳統的安坑,就是我講得像和美山的另外一個就是從碧潭橋的左岸,一直到這個大坪頂啦,到我們這個安坑的這些,現在所知道安康路一段二段三段,這邊的人來講,基本上就不太需要坐到船,因為碧潭吊橋在很早的時候,在日治時期就已經搭起來了,而且這個碧潭吊橋是一個,以當年來講算是交通承載量蠻強的一個,它是可以行車的,行那個…。
    怡霖:卡車嗎?
    張柏勳:不是不是,拖板車啦。不是現在的那種拖板車,類似黎阿卡(台語/日語音),就是這種,就是人力車的一個橋樑,然後再來就是民國大概四十一年、四十三年的時候,現在的碧潭橋的下面就已經搭了浮橋,所以很早的時間,兩岸之間的交通就已經有。
    怡霖:算是便利。
    張柏勳:對對,他不太會再去坐渡船。我們講的渡船是指從碧潭往上游去的,那我們講的安坑,安坑其實是在碧潭的下游。
    怡霖:了解,想跟老師問一下我們和美山的一些小故事,因為我就記得我第一次去看螢火蟲,那當時候導覽人員就是我記得那時候晚上,然後我們停在那個有一個地方叫做太白樓,那當時候導遊就講了一句,讓我覺得還蠻新鮮的話。他說,欸我們現在先不要提到這邊,因為怕影響你們等一下賞螢的心情這樣子。然後又提到,上面之前是有一個樂園叫做幸福樂園。不過,因為好像經營權的關係,所以後來倒閉了,那可以請柏勳老師幫我們分享一下,就是這兩個地方背後的故事,或是當時候的盛況。
    張柏勳:應該這樣子講,就是說,碧潭從很早很早的時段、在日治時期、甚至到搞不好,在清朝的時候,日本人還沒來的時候,他就已經是一個風景名勝區、很多的那個文人雅士都喜歡在那邊題詩啦,或是喜歡在那邊聚會,因為他的風景很漂亮,旁邊又有像赤壁一樣的風景,就是他很早就很風光,那到了大概民國五十一年,那台灣的經濟狀況比較穩定時候,那在這個和美山上,就有人建了一個叫做幸福樂園、整個碧潭幸福樂園。碧潭幸福樂園上面有一個很顯著的地標,就是一個摩天輪。這個,我相信他的年代應該比後來的兒童樂園還要早,所以他幾乎是好像,就是像我們,我們是比較年輕那一代好像是沒有去大同水上樂園,就好像沒有過童年一樣,

    怡霖:就落伍了這樣。
    張柏勳:如果我的更早的長輩他們可能就覺得應該要去一趟碧潭樂園,因為就是那個(當時的代表),那你們這個年代可能又是什麼,不知道你們這個年代。
    怡霖:劍湖山、六福村。
    張柏勳:對對對,可能是這樣子,就是一個年代,有一個年代。然後它是大概在民國五十幾年的時候建了一個幸福樂園,非常多的人去因為風景漂亮,又有最新的設備,那有人來玩,當然就需要有一些餐飲設施,那所以就在那邊有一個所謂的樂園的餐廳,叫做攬勝樓,攬勝樓就是它的餐廳,這幸福樂園土地是跟林務局租的啦,是國有土地,後來這個經營到一個階段,所有的樂園都會碰到一個問題,就是一個世代會有新的競爭者進來啊,慢慢就沒有那麼新鮮感,那就慢慢沒落。大概到了民國七十年左右,這個幸福樂園就生意沒那麼好,他就把這個地就還給了林務局,就沒有了。那大部分的設施就拆除掉,就你在山上,如果去就看到一些什麼以前的表演舞台啦,或是一些荷花池噴水池的那個遺跡或是墻上有什麼白雪公主。
    怡霖:有,我昨天還有看到白雪公主跟小矮人。
    張柏勳:對,就會有這些東西。但是大部分的建築是已經拆除掉了,唯一當初被保留下來,就是當初的餐廳,因為有位楊先生,就把那個建築物買下來,他覺得他也想經營一個餐廳,他就把這個建築取名叫太白樓。所以才會有這個太白樓。那其實,最早它就是幸福樂園的餐廳,那太白樓本身其實很單純,但是那個餐廳也經營不久。後來楊先生他們就把它拿來做家裡,自己就當作住家來使用,可是它蓋在一個河邊,然後我記得大概是很久以前吧,有一個奇怪的不良媒體,他們就為了做節目的效果,就去把這個空間,想像說這是一個什麼新店的鬼屋或什麼之類的東西,就穿鑿附會的去講人家,後來就變成這樣子的一種說法,不過也很奇怪,就是以前人家講人家的房子是鬼屋,他會告你,你怎麼可以亂講,但是後來大家覺得又蠻好玩,就覺得好像是一種噱頭,可以讓人家試膽。
    怡霖:一探究竟這樣子。
    張柏勳:對對,或是什麼之類的東西,不過基本上來講,它就是這樣的一個楊姓人家。但是因為基本上因為幸福樂園的合約已經跟林務局解約了,所以幾年前林務局也說,希望要把這塊土地收回來,那後來又沒有人願意接手的情況之下,後來這個太白樓就被拆除掉,對。

    怡霖:那它下方有一個詩歌劇場
    張柏勳:對,那個就是以前的幸福樂園的原住民表演場。
    怡霖:喔!
    張柏勳:他們以前…我們在講這樣當然不太好,以前我們去到烏來,或是到太魯閣或是哪裡,你就會看到很多的人,不管你是什麼族了,然後你就會穿著阿美族的衣服,然後跟遊客照相跳舞給大家看對不對。那當初大概就是這樣的一個場合。
    怡霖:就是要帶動那個(原住民)文化。
    張柏勳:對對對,一個表演的場合這樣。
    怡霖:了解,那老師我們來談一下螢火蟲好了,為什麼那邊,應該說,從以前的文化就已經有螢火蟲,還是說有螢火蟲的復育的地方,後期才是在和美山的部分。
    張柏勳:這樣子講好了就是說,其實我們以前帶人家去和美山,走的時候會有一個噱頭,就是說,我們走到登山口的時候,我們就說支持國民黨的走左邊,支持民進黨的走右邊,因為有一條藍線,一條綠線,對不對,就大家可以分頭去走。那其實當然不是嘛,綠線是山線,那藍線就是比較靠近碧潭水岸的路線,那最後到上面,其實都會會合到平坦處,對。那這裡就講到說,為什麼會有一條藍線,就是因為它是一個,和美山是一個鄰水的山,它是靠山,那螢火蟲大概需要兩樣東西。最適合的,第一個就是他要靠近水近一點,它需要一個水氣比較多的地方,生一些比較像蕨類或是某一類的草、植物,它可以比較好的繁殖,這是第一點。第二點,他很怕附近有光線,那因為剛好和美山本身第一個,它地勢高,那第二個,因為他的土地是公家的,不能蓋房子,所以太白樓也其實那時候也沒人住。自從幸福樂園被拆除以後,基本上上面就沒有建築物了,對就沒有什麼建築物,所以很適合獼猴啦就是那種
    怡霖:保育類。
    張柏勳:保育的東西,就可以在那邊生長。 這是一點,那第二點就是說當然啦,因為最早這個東西在以前的觀點就是荒煙蔓草,沒有管理的時候,大家都會覺得是不是有治安問題啦,有什麼反正就看不順眼它嘛,可是現代人會覺得說,沒人管其實就蠻好,因為自然生物會在裡面長得更好。那我們也感謝,就有很多的那些生態的團體或是在地人,他們就進去協助。就是說,在這個人類的可到達性跟生物的可繁衍性中間取得一個平衡。不要說,你裡面有藏著很多的螢火蟲,可是沒有人知道。那這也少掉了一個大家可以接近大自然的機會,對。那就在這個情況之下,做了很多年的努力,包括我記得有幾個社會、公眾的團體在那邊,包括很多植物的多樣化的復育都做了很多,所以現在的那個和美山的螢火蟲季節應該算是一個…。
    怡霖:很明確的一個特色啦,這樣子,了解。那想問老師一個問題就是,老師有在碧潭,或是和美山約會過嗎?我只是想問說成功的機率高嗎?
    張柏勳:我覺得喔,如果要提高成功機會,你一定不能只有爬山這件事情,第一個哦,你要會講故事。因為帶到那個太白樓,那個女生會怕怕的。所以你可以,如果你帶她去看和美煤礦的出礦口齁,你勢必得牽著她的手,因為那邊很難走路,對所以千萬不要只有去走那個路,就是這樣子走路,各走各的一個走藍的一個走綠的,這樣永遠不會…。
    怡霖:就是要安排一些情節跟故事這樣。
    張柏勳:就是我帶你去走看那個和美山的出礦口,小心走,因為那邊路很滑,就順勢地牽著她的手,這樣成功率才會高,我個人是沒這個經驗。不過從我做了很多這個文史的導覽以後,可以提供這個很有用的建議。
    怡霖:那我們謝謝老師跟大家分享,謝謝老師。

    Jingle ♪~

    時間:2020新店溪遊記-五感體驗
    單元:安坑Podcast
    每集主持人:1陳明珠、2陳怡霖、3楊正晞、4謝怡雯、5李易璁、6廖梧佑、7洪子詒、8蕭百瑜、9劉華欣、10王怡文
    撰稿.受訪者:張柏勳

相關附件
相關圖片
瀏覽人次:130 人 更新日期:2022-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