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內容區塊

新北市新店區公所

新店新聲音

  • FB
  • Plurk
  • 友善列印
  • 字級設定:
  • 小字
  • 一般
  • 大字
2020五感體驗:安坑Podcast EP3
  • 發佈日期:2021-08-20
  • 發佈單位:新店區公所
  • 類  別:新店溪遊記>新店新聲音
  • 副標題:安坑的原住民與外來住民
  • 詳細內容:
  • 本集主題:安坑的原住民與外來住民
    本集主持人:Nancy
    本集來賓:張柏勳



    【EP3內容】

    Jingle ♪~
    Nancy:哈囉!大家好,我是Nancy,從台北嫁到新店,居住在安坑,快十五年了,但是對於這裡有些好奇,今天請到也住在安坑十多年的張柏勳老師來聊聊,歡迎老師。
    張柏勳:主持人好,各位聽眾好!
    Nancy:老師過去幾年在安坑地區,不論是居民或者是地貌建物的改變,像我從內湖搬到安坑啊!走安康路的時候看到一個超大的碟形天線,之前在國外工作時會租小衛星,可以看台灣跟美國的節目,我那時常在想這麼大的天線應該可以看到很多台,畫質一定很好,真的很好奇,裡面是做什麼的?門口也沒有寫是什麼單位,老師知道那裡嗎?
    張柏勳:我知道啦!那個你講的這個點大概是國安單位的一個監聽或是接收的單位。
    Nancy:監聽啊?
    張柏勳:在安康路二段那邊,對不對?其實它的功能一樣都是接受那個衛星的訊號,那只是跟那個陽明山那個衛星接收器是不一樣,那個是接收電視節目,陽明山的是接電視節目,那這個大概是情報的用途。
    Nancy:是哦。
    張柏勳:那你如果有機會多走幾次,像安康路或是後來開闢的安一路,等一下可以沒關係,慢慢來介紹安坑的特色。
    Nancy:我覺得安坑真是很神奇,像我坐公車啊,看那個站牌就有很多想不到的地方都在這裡。像台北菸廠、中央印製廠,加上老師剛剛說的那個情報局,好像很多政府單位都很愛在安坑,為什麼沒有放在深坑呢?
    張柏勳:我想這個主要有一個原因,就是安坑的一個地理特色,它是一個南北,兩側都是山脈,然後右邊是新店溪阻隔的一個三角形地帶,它的地理環境比較封閉一點,那它相對於台北市,或是台北縣(新北市)的其他地區,它的發展是比較慢一點,那比較慢,人口就比較少,對不對。有一些單位,他不希望人家太靠近它,希望它比較安全一點,所以他會找到這種比較,人口比較少,比較偏僻的地方。
    Nancy:軍事單位。

    張柏勳:對,那有一些東西是老百姓會不喜歡的,比如說我放那邊,大家會反抗,所以他也會去找這樣地方,那大概整個講起來,前面那種來講就像剛剛講的那個軍事單位,那最早進到安坑的軍事單位應該是情報局的電訊發展室,它是一個情報監聽單位。在現在的那個下城社區附近,叫做清風園。這個應該有聽過。
    Nancy:有。
    張柏勳:那到後來,清風園進來以後,可能其他的單位也陸陸續續進來了。你一開始講的那個大型的碟形天線,那應該是國安局的單位,它也是一個跟情報監聽有關的,又會用到大型的天線,大概就是要做通訊方面的事情。所以這個,那我所知道的調查局有單位有招待所在安坑。所以這個就是他不希望人家太接近,他就會放到這裡來。這是軍事的單位。那還有一種可能,就是到別的地方會比較引起反彈的,那他就可能會放到這個地方。
    Nancy:像哪一些呢?
    張柏勳:比如說,垃圾焚化爐,哈哈,所以他就會放在那個。因為它如果放在中永和可能蓋不起來,那邊人口比較多。
    Nancy:對!
    張柏勳:那時候安坑人比較少,就被放到這裡來這樣子,但是,不是所有的單位都不好啦!其實有一些單位,它本身也可以創造一些工作機會,比如說有一樣東西你一定是特別喜歡的,如果你不喜歡,你可以都給我。
    Nancy:是什麼?
    張柏勳:就是有一張紙上面印了四個小孩。
    Nancy:哇,中央印製廠,大家都很愛。
    張柏勳:中央印製廠的產品,是我們安坑的特產,那就是保證從北到南,甚至到國外就很受歡迎,我從來沒有碰過一個人不喜歡的。那(中央印製廠)也設在安坑,那當初它會設在安坑,當然有個原因,大概也是希望說這個地方比較隱密一點,因為它還是需要一點安全性,那這個單位放到安坑來,其實它大概也創造了好幾百個在地的就業機會,在那邊工作的人,就可以在這裡居住。那你一開始有提到台北菸廠,台北菸廠最早的時候,是日治時期就有的菸廠。但是一開始的菸廠,就是我們大概比較清楚就是松菸,松山菸廠。對那後來因為戰爭的關係,大概在二次大戰的時候,那香煙,我們現在當然都說,香煙是不好的,盡量不要抽。可是在早期的時候,香煙是戰略物資,對因為阿兵哥是一定要配給香煙給他們的。

    Nancy:哦真的哦,我不曉得。
    張柏勳:也就是香煙,是一個重要的戰略物資。所以,當戰爭發生的時候,怕這些戰略工廠被破壞掉,所以日本政府就在安坑地方蓋了第二個廠,來生產香煙。因為要供應這些部隊。
    Nancy:原來如此。
    張柏勳:對,等到台灣光復以後,政府也尋得這個地方,就把這個菸廠就繼續沿用。當然台北菸廠它就是一個事業單位,它現在在安康路二段,有一個本廠。然後另外在大茅埔那邊有一個很大的倉庫。那這些東西都創造了我們安坑在地的就業機會。
    Nancy:那還有其他什麼神秘單位啊?
    張柏勳:有一些東西就是說,如果真的很神秘,大概我們也不知道,但是有幾個東西坦白講,它跟歷史是有一些掛勾的,我們講起來就是說現在的轉型正義的工作正在進行,其實也慢慢把安坑這段挖掘出來。舉個例子來講,安坑有刑場,安坑有軍事監獄,安坑有調查局的招待所。這個招待所一定是不是請人家去泡茶、喝咖啡的。那我們所知道的像前副總統呂秀蓮啦,或是什麼他們在做政治運動的反對者的時候都被請去過調查局。
    Nancy:就關在這裡嗎?
    張柏勳:「去喝咖啡」,那還有一些,我剛剛講的監獄,在安康路一段的莒光路進去,那個深處,有一個現在叫做法務部的煙毒勒戒所(新店戒治所),它早期叫做明德山莊,明德就是軍事監獄的別稱啦!講得很好聽叫山莊,那其實是一個軍事監獄。軍事監獄的其中還有一部分就是專門關押這些政治犯,包括像泰源事件的當事人,都曾經被關在軍事監獄裡面,那這個東西都是,當年來講,都是在民主不成熟,威權體制還存在的時候,曾經發生過一些比較不好的事情,那這個監獄現在當然轉型了,就變成煙毒勒戒所。它旁邊在現在高速公路下去那裡,左手邊就是交流道下來左手邊
    Nancy:一片墳墓那邊。
    張柏勳:對,那個就是以前的安坑刑場,那這個早期大概在民國三十幾年的時候,或到四十年早期,大概政府要執行白色恐怖,在槍決這些所謂的叛亂犯時後,可能有的都是在台北遊街,然後就抓到那個馬場町,就是新店溪旁邊,就槍決掉。到了這個中美協防,中華民國跟美國建立了協防以後,那美國是一個民主國家,當然會對台灣的這些政治體制有一些要求,那這個時候政府為了怕這個不要在街上打死人,這樣太難看了,所以另外找了一個地方,他就找了安坑監獄,安坑刑場。
    Nancy:就放在安坑這裡。

    張柏勳:對,就在這邊弄了一個刑場這個樣子。那雖然是比較隱秘啦!不過當初來講,很多的這些槍決的過程等等,或是當初這個那些人只是思想犯,他們只是有一個民主的表達,只是在那個階段,大概在民國五零年代,六零年代,其實還是很違反人權的(處置)。這段過程這一段留下來的包括軍事監獄也好啦,包括安坑刑場也好,現在都由政府已經在促進轉型正義裡面,再去標示為這是不義遺址,就是當年不符合社會公義的一個遺址,這不是一個觀光的地區,不是說我們去看一個刑場參觀。但是如果有機會去了解這些歷史,我們會看到然後去想想看,台灣走過來這段很不容易。那我們要記得這些教訓。讓這個社會是比較更成熟地發展。
    Nancy:有這麼多單位都在安坑,那這些人要住哪裡呢?
    張柏勳:對,這是一個很好問題,因為你知道我們從這個國民政府撤來台灣,帶來很多軍隊、軍方的人員,還有公務員,所以台灣有一個很特殊的文化叫眷村文化,包括靠海的在左營有海軍,在哪裡有什麼空軍眷村,在北部有什麼陸光啦,或是在桃園就是有很多的陸軍和這個眷村的文化,那這種遷徙過來,當年的那個軍人的背景,大部份都是所謂的外省籍,他們來到臺灣,然後融入了台灣的那個漳、泉州人的閩南人為主的移民社會,這個是一個很大的一個文化的衝擊,那安坑跟別的地方又不太一樣,安坑比較少具有有所謂的陸軍的眷村,或是空軍的眷村等等。

    Nancy:只有陸軍嗎?
    張柏勳:可能會有,不過,安坑的眷村大部分跟我們剛才講的那幾個情治單位有關,所以通常都是情報局的眷屬,或是調查局的眷屬,或是我們還有一些村子是中央印製廠的員工宿舍,或是臺北菸廠的宿舍等等的東西。他們就形成一個一個的這個所謂的員工宿舍也好或是軍人那邊就像眷村,它就陸陸續續的分佈,從最北邊的,像靠近公崙里這邊就有公崙新村啊,光華新村啊等等這些然後到往裡面有康樂新村啦,有中央印製廠的中印一村,中印二村,這些都是這些機構帶進來的。那他很好玩就是他帶了很多的、不同的文化進來,這是最早的一次,等於是本省人跟外省人的碰撞,很慶幸我們沒有發生什麼,像早年漳、泉州人互相還有械鬥,那個時候大概已經沒有什麼太多嚴重的衝突。那比較有衝突,大概是口味的衝突。所以安坑可能會有比較多的外省菜,舉個例子來講像有牛肉麵,我們的安坑小小一個地方大概有不下於十家的牛肉麵。
    Nancy:下次我可以去吃看看,可是我在安坑走,倒是都沒有注意到有眷村的存在,是因為都太隱密了嗎?

    張柏勳:我們的眷村大概有一個運動,就是眷村的改建,所以你看到地名的時候,大概知道這裡以前是個眷村。比如說,你在安康路二段就是安康派出所的隔一站 有一個站叫公崙新村,公崙新村就是眷村啊!這個路牌還留著可是這個當年的公崙新村,現在已經被改建成一般的就是軍宅的改建。那像在安康路三段那邊還有一個地名叫康樂新村,那康樂新村就是以前公賣局時代的員工的聚落,那現在來改建成康樂新村。那還有一個就是在安和路跟安康路口那個很大棟的,那個新的建案,那裡以前有個地名叫光華新村,就是以後會設安坑輕軌的其中一站就叫安康站,在安康站的旁邊那個地方就是以前的光華新村,現在大概這些村落都是因為都市更新以後,就慢慢看不到,這是一點。那第二點就是說,真的要從一個角度來看,就是說,我們當初看到就是很多的外省人,因為工作的關係遷到安坑來,它好像是一個很大的文化的碰撞,對不對。好像變成說,有一種人叫做本省人,有一種人叫外省人。可是在過了沒有多久。比如說,在過了十年二十年後進入到民國六十或七十年代的時候,安坑就開始大造鎮計畫,那時候湧進來的人口是十幾萬人,所以你們當初的本省人或是你們當初的外省人,其實也不算什麼,因為整個的人口潮流已經進來了,那這些進來的人已經沒有人會再去問他說,你們現在到玫瑰城買一個房子,請問你是本省人還是什麼,還是外省,沒有,已經沒有人在問這個。有可能,他就是從南部上來工作,然後存到一點錢就開始買房子,所以整個人口在安坑來講,這個不管最早期的漳州人跟泉州人,或是在比較之後的光復以後政府撤臺以後的外省人跟本省人,都是一個階段性,所以你現在看不到很正常,因為你現在看過去的整面房子, 其實很難分得出來說,這是本省人在住的或是…。對啊,主持人是住台北小城?

    Nancy:對。
    張柏勳:你也很難分的出,台北小城住的是什麼人。
    Nancy:所以安坑就是一個省級的大熔爐啊,十分包容性的一個區塊。
    張柏勳:對,其實到了更後期的話,不只說我們講的那個台灣各地的人,因為你也知道,我們現在很多的人會娶外籍的配偶,那安坑來講。據我所知,在這個,男生娶外配的比例比較高,高於台灣其他地方的平均值,所以其實安坑除了我們講的早期的漳州人、泉州人、客家人或是所謂的外省人,外省人就包括很多省對不對,然後還包括比較近代的,像我們講的越南來的或是中國嫁過來外籍配偶,或是原來就住在這裡的泰雅族,可能也會移到平地來啊。或是我們也有一些,原來住在安坑,或南勢角的凱達格蘭族的後裔啊,還有一個特別的像原來住在花蓮來北部打工,暫時住在新店溪旁,像溪州部落的阿美族。所以安坑來講,你從這個歷史角度稍微去了解你會發現,這其實有很多不同的人口的組成,那其實這個也是一個可以做的事情,就是怎麼樣讓這些特色被凸顯出來。假設我們有一個阿美族特色的餐廳啦,或是什麼,以前也真的有,就是這樣的東西的話,我覺得安坑的,對不對,生活的內涵也會更豐富,你說是不是。
    Nancy:謝謝今天老師來這邊,歡迎大家有空也可以來安坑走走看看!
    張柏勳:謝謝大家!

    Jingle ♪~

    時間:2020新店溪遊記-五感體驗
    單元:安坑Podcast
    每集主持人:1陳明珠、2陳怡霖、3楊正晞、4謝怡雯、5李易璁、6廖梧佑、7洪子詒、8蕭百瑜、9劉華欣、10王怡文
    撰稿.受訪者:張柏勳

相關附件
相關圖片
瀏覽人次:145 人 更新日期:2022-01-23